住職與教授師

佛曆2560年(2017)高雄市真言宗準提院落慶感言

 

      感謝諸位的努力,使得準提院得以再次開山。能夠任職準提院住職是個人的榮幸,也感謝諸佛菩薩、本堂諸尊、殊別本尊準提菩薩和大師的加披,讓準提院法脈得以衍傳。

      準提院是法財不隸屬任何個人
      準提院是法財;是諸佛菩薩、大師的法場。從世間因緣來說,準提院是真言宗道場,是眾人的道場,不隸屬任何個人。所以,我個人也是今日因緣聚合中的住職吧了!

     然而,從個人角度來說,我與準提院有著很深的因緣。從教法來說;早在民國九十四年準提院開創之初,我便參與布教工作。民國九十四年至九十六年間,準提院主要的法式和教相布教多由我擔任法儀導師和主負責。在這期間,教相部分;曾開講弘法大師的《十住心論》和世親菩薩的《俱舍論》,並且主編了《真言宗檀信徒在家勤行》。法儀部分;辦理過一次的結緣傳授和多項法會,即至今日,準提院年中例行的盂蘭盆超薦法會仍沿用當時所建立的法式。九十七年初,因個人俗務等因緣而搬至台中,並於九十七年七月於台中建立住嚴院並直隸於高野山真言宗。而同年六月準提院亦改制直隸於高野山真言宗,圓律阿闍梨任準提院住職,直至一百零四年卸任。期間,院務多由圓志師協助。圓志阿闍梨;早從道場開創以來,便不間斷地協助道場平日布教和法會等工作,更於一百零三年起迄今,負責道場平日開銷等貲財。

      回顧歷程,準提院開院至今已有十二年。期間經歷了不少的困難。或許如真言密教傳承所屬,準提觀音(佛母)救度的對象正是六道中的人道吧!這十多年間,準提院布教開展中所遇到的苦阻障礙,其呈現出的正是--人的貪、瞋、癡、慢和疑等諸毒的業行。 即至今日,造作雖禁,但業風未息。準提院仍受餘業干擾,坊間訛語謠傳,不絕於耳。

      但也因諸毒障礙,走得艱辛,才讓今天得以重啟的準提院更襯顯出佛陀教法的真誠。《雜阿含經》中佛陀說到:「苦樂非自作,亦非他作,更非自他作,亦非自非他無因生,而是『緣生』。」緣生是「此有故彼有」。所以今日種種苦受,也是過去我們自身所造的顯現吧了!不過在苦阻隨「此滅故彼滅」的緣滅中,我們也有了重新努力的契機。

      「蔽若不起,無以得觀」。過去種種障礙,若仔細檢證就能發現,作造當下,總在心念之間,而心念無法審定遮蔽隨業造作,其核心關鍵在於無法正見;因為無法對佛法生起正確的見解,所以無法止惡。


      準提院清規

      準提院未來若要平穩利益、法流護生,就得在正法知見和實踐上好好地深耕。

     也因此,在我(兼)任職準提院住職的年間,準提院將努力於正法的學習與深耕。也將有幾項準則實行;

1. 準提院財務;除了(1)傳統新春與中元二節為本院學員舉辦相關法會和(2)平日護摩祈願木外,將維持自力節流。院內不得有任何募款、要求認捐或商業行為。

2. 準提院教學教授,不收取教授費用,學員學習範圍,將以個人才能和本院公布的教學次第為評量取擇。(學員自修法器,請個人量力準備)

3. 院內禁止非本院許可之教授師私下教授學員。

4. 院內禁止任何非佛教儀式、活動和行為。

5. 本院主要活動與財務等細節實務運作,統一委由準提院院副住職圓志阿闍梨統籌。

     期待我們共同的努力,能為準提院立下基業,在未來的布教中,能仰不愧大師菩薩等篳路開教的精神,俯能不愧求法佛子之心。讓準提院正法久住,也讓準提觀音法音流布,潤澤眾生。

 

住職 懷海圓智

民國106年8月12日

 

 


訂閱最新消息訂閱最新消息 訂閱商品訊息訂閱商品訊息  
Powered by www.url.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