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職與教授師

很多瀏覽過我們官網的人也許會好奇為何住嚴院道場會有近十位接受傳法灌頂的阿闍梨呢...


其實,若熟捻真言宗的人多會知道,許多真言宗重要的法儀都需要數位(十位,或更多)的阿闍梨共同參與。這對於我們想要進一步深耕真言教法的道場來說,是有其必要性的。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理由是,我們對於密教教育的期待....

道場目前這幾位完成傳法灌頂的阿闍梨都很優秀,他們幾乎都有幾個共同的特點(...這也是住嚴院擇器的基礎..);正信的佛弟子(解脫為目標的修行,不假誆神怪)、認真生活、對真言宗法流的學習與推廣有著深切的熱忱。
還有,他們也都曾走過因無法深入、有系統的學習真言宗教法而慨然惆悵的尋覓歲月....

惟斆學半,而我也從教授他們的過程中獲得成長。

而在這『教育』與成長中,也促使我反省...

西方文藝復興以來的教育改革,促使知識普及,也使得社會階層得以流動。

而又有甚麼方式能促使「密教的環境、階層」也得以流動呢?也就是說,學習密教的人不再像過往歷史般,只有少數人能夠學習,而是只要用心、肯努力的人都有機會得以成就。

就好比…我過去也曾努力地去追『星』;也就是所謂有名氣、有成就的『成就者』。可是經驗告我,追星後留下的,也許只剩一時的動力、信心…。實際地、扎實地學習和修行似乎是不太可能從這些偉大的成就者親傳中獲得。

當然,我不是說這些偉大的成就者不重要。他們也許都是重要的典範。但,對所有泛泛眾生而言,身邊有好的施教者似乎才是成長解脫的重要關鍵。

『教育』,做到了傳統宗教(特別是需要特別口授、標榜快速成就的密教)做不到的事。他山之石,日本!這百年來的維新和推行佛教教育似乎促成的底層苦難眾生的階級流動,否則,我今天沒機會站在這邊說話….

所以,當我仰望佛陀和大師的本懷時(…法的普及,希望眾生皆能得離苦),雖不忍批判成就者的造神運動。但,我卻希望與他們分道揚鑣,扎實地從教育制度和教授師層次的提昇方向努力。期待『密教教育』能夠普及。


訂閱最新消息訂閱最新消息 訂閱商品訊息訂閱商品訊息  
Powered by www.url.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