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職與教授師

出家、在家....


戒律下的真言宗阿闍梨

 


傳統上,高野山真言宗並無居士阿闍黎,要成為真言宗阿闍黎一定要完成受戒,也就是別解脫戒和菩薩戒。但問題在於,很多日本的出家人是有家室或工作,其現況與戒律略多不符。而住嚴院希望進一步深入接觸真言宗,便得面臨這個問題。

關於日本出家者有寺族(就是僧侶的家人)的現象,跟日本的歷史文化背景是有關的;包括歷史事件的發展(參考網站問答集)日本的文化(神道、重視現世)與民族性格有關(特別是對國家、對整個社會和團體的忠誠),非三言兩語可以道盡的。因此,日本社會似乎發展出對出家人的另一種對待文化。在日本,一般人不會無緣無故常跑(非觀光景點)寺院,也不太會在街道看到出家人就供養他們資俱。或許與日本的文化氛圍認為個人的生活和寺院的維持是要自行負責有關,僧侶與寺族(就是僧侶的家人)一起住在寺院裡並經營寺院,此外,日本有著台灣沒有的檀家制度和文化,因為檀家會供養寺院,所以大部分僧侶不會經常在外舉辦法會,僧侶服務的對象主要是檀家。

雖然出家人依俗發展,但形式上卻保留相當完整,包括整個受戒儀式。在高野山,出家人外型上還是很容易辨認,不過不少人還是有其他工作(如教師、醫師)。

上述是我對日本出家文化的印象與了解,但畢竟,這種形式在台灣是有困難的。台灣對出家的態度跟日本完全不一樣,我們清楚日本的出家形態目前在台灣是窒礙難行,更不被接受。但在日本,要學法就要出家(在日本,一般檀信徒根本不學加行法、法儀等,他們的認知裡,這是出家人才需要的本職學能)。此外,學法的金錢也是一個問題。那種金額根本不是一個台灣一般出家人所能負荷的。

所以...,最苦難的大概是我們這些住在台灣卻又想學真言教法的人吧。台灣的佛教道場幾乎都沒有完整的真言宗法流傳承,更不用說專宗學習環境。但我們相信,本地一定有許多跟我們一樣對真言宗有著濃厚興趣的學習者。所以教法的推動,總要有人開始吧....。然而,初步想將這個法帶回台灣卻有著不少的違難和苦衷。在面臨許多無前例可循的推動中,總須在不斷的反思與嘗試中,兼顧傳承精神與在地文化的相融與開展。

道場開辦自今已經八年,這一路來,我們(修行的心路歷程)總是告訴自己,在世間法上,尊重與欣賞別人的文化,相對的才會看自己文化的優點與不足;而關懷自身所處文化的困境,才能從傳統中找到文化生命的契機。在真言宗的推廣上亦是如此,我們若希望此地與我們有過相同苦難的眾生,能因我們小小的努力而能免除一些學習真言宗上不必要的苦難,那就得先從尊重真言宗的制度,謙虛地學習開始。

所以在住嚴院道場, 只要是阿闍黎,就會有高野山僧籍,這是我們對傳承的尊重。然雖學阿闍黎就要受戒,但我們也會時時反省自己在戒律上的不足,更不會與其他教團爭勝,來傷害台灣的佛教文化。故住嚴院道場不靠信眾供養,靠著的是修行者自身努力在社會上生活,並以此世間資俱來成就道場,接引後學。這是我們道場的立場。

 

(引用請註明出處)


訂閱最新消息訂閱最新消息 訂閱商品訊息訂閱商品訊息  
Powered by www.url.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