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職與教授師

高野山的住職與稱位

 

『高野山真言宗総本山金剛峯寺...12日、同寺の第517世寺務検校執行法印に就任した蓮花院住職東山泰清大僧正を内外に披露する「法印転衣式」があった。』…

 

這則是3月12日產經新聞的報導(摘要),報導中除了提到「法印転衣式」法儀外,對於新任「法印」有「住職」、「大僧正」的尊稱與稱謂,這也著實讓我們見識到日本對於傳統禮節上(彰顯適當身分)的重視。

 

什麼又是法印?又是大僧正呢?

這又得從歷史講起…

 

「僧官」制度


早在西元六百多年時(624年),日本仿效當時中國管理僧侶的制度,設立了「僧官」。

所謂「僧官」是日本朝廷賦予德高望重的僧侶官職,並委請協助管理全國僧侶的事務。

僧官又稱為僧綱(そうごう),分有三個位階,分別是;大僧正(そうじよう)、少僧都(そうず)和律師。

 

「僧位」的尊稱


而到了西元八百多年(864年),除了僧官制度外,日本朝廷也對於佛理通達的高僧,給於特殊的尊稱,或者給予追贈。特殊的尊稱剛好也是三階,分別是;法印大和尚位。法眼(ほうげん)和法橋(ほっきょう)。

而首二位被追贈尊稱的恰好是我們家的(空海)大師、最澄。

而真雅則是首位被封為僧正同時也授予法印的大德。也因此,在後來的受予上,僧正便與法印同一位階。

 

而弘法大師生前曾受任僧都(824年)。

入定後,在被追封大僧正(857年)。

864年被追贈法印大和尚。

 

因此,原本上大僧正、少僧都和律師是屬於僧官制度。

而法印大和尚位。法眼和法橋是屬於對佛法義理通透的僧位尊謂。

但不管是僧官或義理通達的僧位尊謂,本來都是由日本朝廷授予,直到明治後改變制度,昭和宗教法制定後,則上述僧官、僧位就由各流自己訂定。

而高野山則將原本三階僧官,每階再分權少、少、權中、中、權大和大共六階。 

 

而如前述,僧官又稱僧綱(そうごう),因為分為三階,所以又稱為三綱,而僧正是三綱之首,所以也稱為「上綱」。

而後來上綱一詞也被用於稱呼管理一大寺院(群)等的住職。

 

但在高野山上「上綱」也有其他的指稱。

 

 

勸學會學制


在《勸學會》的學制裡,若要進入該會,先要經過僧團的同意,這稱為「交眾」。

在更早先的制度中,僧人大約要到35歲後才能受傳法灌頂,並努力學習真言宗法義(十卷章),最後通過後,稱為「昇口」,後再學廿五卷章,大約到40歲以後才能準備學會出仕。出仕前必須要選擇老師六人(規定要前官3人、門主碩學上綱2人、上綱1 人),經過三年的勸學會學習(一年生全白、二年生黑衣白莊嚴、三年生黑衣黑莊嚴),之後才能等待傳燈灌頂。

 

而成為傳燈大阿闍黎後到成為法印的這段期間稱為『上綱』。

而成為法印後,隔年退下變成為了『前官』。

 

而除了最高『管長』職外,只有寶壽院的院主另外稱為『門主

 

已經卸任的稱為『元門主』或『元管長』。

 

而在比較正式的書寫上,稱謂大多是放在姓名之前,例如前官中川**大僧正。

 

而在我們道場學習5年以上的學員,應該可以看出我在課程上的安排(我們學過十卷章、起信論、中院聖教等…到近期我從種智院帶回道場的學程),應該不難發現我的規劃其實是依著前人腳步。

 

而同時也期待在我們站穩腳步之際,能更眺望遠方,在佛教法義( 好比我們在唯識學、在中觀學在阿含學…)和真言修行上( 好比在大師十住心、大日經與道次第的結合…)超越到另一個層次。


訂閱最新消息訂閱最新消息 訂閱商品訊息訂閱商品訊息  
Powered by www.url.com.tw